变脸简介


   变脸是运用在川剧艺术中塑造人物的一种特技。是揭示剧中人物内心思想感情的一种浪漫主义手法。
   相传“变脸”是古代人类面对凶猛的野兽,为了生存把自己脸部用不同的方式勾画出不同形态,以吓唬入侵的野兽。川剧把“变脸”搬上舞台,用绝妙的技巧使它成为一门独特的艺术。
   中国戏曲的情绪化妆。变脸最先用于神怪角色,明代已有。明杂剧《灌口二郎斩健蛟》中就有“变化青脸”的记载。当时的变脸是演员进入后台改扮 。 后世则变为当场变脸,成为一项表演特技,不少地方剧种都有,以川剧最为著名。变脸有大变脸、小变脸之分。大变脸系全脸都变,有3变、5变乃至 9 变 ;小变脸则为局部变脸变脸的主要手法有三:抹暴眼、吹粉、扯脸。前两种属涂面化妆,如抹暴眼是演员手指抹上预存于眉头或鬓的墨青,一抹即变;吹粉更是粗糙,即演员吹起色粉,以改变脸色;后一种则加用面具,一层一层套在脸上,松紧死活有度,变时一个个扯下来。此外,还有撕脸与贴脸,现已不多用。变脸要求动作敏捷,不露痕迹。主要用于剧中人物惊恐、绝望、愤怒等情绪的突然变化。
  

历史


   变脸之于川剧,有如喷火之于秦腔,皆属招牌路数、看家绝技!
   说起变脸,有必要先到川剧那里去溯一溯源头。话说清乾隆、嘉庆年间,每至逢年过节之际,在四川乡镇村落码头处林立的庙堂都会搭起戏台以作庆典,久而久之,川剧就在街头巷尾之中渐成气候。清代“两湖填四川”,为蜀地的文化带来了诸多新元素,昆、高、胡、弹、灯,诸腔戏班汇集入巴蜀各大城中的酒肆街坊之中,生、旦、净、末、丑同亮相于茶馆的小戏台之上,日久逐渐形成共同的风格,清末时统称"川戏",后才改称“川剧”。
   相较于川剧艺术本身的渊源和博大,变脸的技艺成形则还要归属于二十世纪。在这期间,变脸在戏班的对台戏中不断摸索、演变、精化,渐渐成为川剧的一大特色。川剧的悲剧极有特色,喜剧独树一帜,凡是情感波折、内心激变之处,变脸皆有用武之地,它以其怪诞狰狞的面相变化表现出人物内心不可名状之律动,作为一种对人物内心非常独特的表现手法,无疑大大增加了川剧本身的表现力,每及名角表演变脸,就常常酿成爆棚之患。可见,老百姓对这种极端好看的耍活儿是打心眼里认可的。
  

手法


变脸,用以表现剧中人物的情绪、心理状态的突然变化——或惊恐,或绝望,或愤怒,或阴险,或变态等等,达到“相随心变”艺术效果。变脸,用于神仙、鬼怪,显示其摇身变化的道法魔力;侠客、盗匪运用变脸,一是“蒙面”——掩其“庐山真面目”,二是“换貌”——可谓做“移容”术。变脸,可使剧情推进,使异峰突起;可使剧中人物的演化和易于展示,确是一项特殊的技巧和表现手段。
   变脸,在全国300余个戏曲剧种中有不少的兄弟剧种有此绝活,只不过变脸的种类有多寡之别,变脸的方法有差异之分。亦不讳言,川剧的变脸最为著名,饮誉中外。
   川剧变脸的种类颇多,方法也不少。概括起来有拭、揉、抹、吹、画、戴、憋、扯八种。以“拭”而言,就有单手拭,双手拭;单手独指,两指、三指拭等。
   变脸,早在明杂剧《灌口二郎斩健蛟》中就有“变化青脸”的记载。只是那时变脸的方法极简,“变”法单一,技巧性也不很强。
   川剧变脸的可贵之处,不仅仅把它作为一种特技,而且体现了川剧传统的导演艺术。还可以断言:川剧传统的导演艺术继承、发展了“变脸”,将这一特技用于传统的导演手法之中。
   这里,以川剧八种变脸的种类,略举一二例,便可知其传统导演手法对“变脸”运用的匠心。
   拭 即“拭暴眼”。《肖方杀船》的水贼肖方,闻船到无情渡,杀夫夺妻的阴谋即成。大叫一声:“金大用!”身若风车旋转一圈,两眼横划了一条黑杠(名曰“棒槌”);“你不得活!”继丢帽、飞衫、执刀……直冲后舱。肖方意欲何为?“拭暴眼”起的系列表现,观众已看得清清楚楚了。
   《红梅记·放裴》的裴生,闻贾似道派遣的刺客将至,不禁大惊失色——仍以“拭暴眼”一扩大、加浓两跟眼圈,表示出人物的惊骇状态。
   揉 揉脸——凭借角色面部原有的浓眉、黑眼、粉底、油脸,以手揉散。
   “马上创业王”赵匡胤命欧阳方挂帅、呼延凤廷为将,御驾亲征河东白龙(《下河东》)。丞相欧阳方密通白龙,欲实现谋篡之举。借故当君面立斩凤廷,又妄想即弑赵起事。因赵匡胤英武过人,叛臣欧阳方反被匡胤拳击伏地。此时,飞扬跋扈的欧阳方从地上挣扎爬起,脸呈死灰颜色,一扫刚才穷凶极恶之象,夹起尾巴逃离了御营——以“揉”之法,惩处了这位手握兵权的大奸相曹操从国舅伏完府搜出伏皇后命国舅联合外臣诛曹的“血诏”,于是乎杀气腾腾地率众进宫问罪。操在汉献帝面前乱捧打死伏皇后,鸩杀二皇子。曹妃以言探父:是否有谋朝篡位之心?置女儿何处?操因时机尚不成熟,假以盟誓释曹妃之疑——他撩袍下跪誓罢,叩头而起——只见他眉眼模糊、双目无光、白脸的曹操变成瓦灰。“揉脸”,“亮”出了这位赌“冤枉咒”的奸雄的心中之“鬼”。
   抹 白氏、青儿主仆为寻许仙激战金山,败走断桥。许仙奉法海命赴断桥与妻白氏一会,性如烈火的小青(川剧以男演员饰)闻许呼唤之声,气得七窍生烟,暴跳如雷,大声叫道:“……等着,奴婢接你来了!”双足一跳,旋即转身——俊扮的面子L,顿时变成红B青儿追上许仙,抓住许,谁知他“金蝉脱壳”逃遁,青怒视许的(注:褴衫,古代一种上下衣相连的服装。常写作“蓝衫”,误也。)褴衫,气得二目圆睁,随即扬手飞褶……脸由红变黑;白氏慌忙赶至,护住许仙,斥退小青。怒不可遏的青儿去而复返,但被主人阻拦,青愈加愤慨——黑脸聚变金色。青儿“三追三赶”许仙,三次以“抹”变脸,既表现青儿“男性”的特征,突出了青儿刚猛的性格,又使独具一格的川剧《断桥》添浓了“麻辣烫”的风格。
   吹 《青州坟》(又名《李存孝显魂》):三月清明,晋王李克用为义子十三太保李存孝扫墓。水寇王彦章获悉,兵围青州坟,追杀李克用。存孝率阴兵救驾——以靠甲武生俊扮应工的十三太保,见生前的手下败将彦章悖誓反唐,欲伤义父,摇身一转,头部一摆,霎时满面金色,印堂呈显赤色“冲天红”,吓得彦章魂散魄飞。饰存孝的演员用嘴“吹”变其貌,增强了舞台的戏剧气氛,显示了李存孝的英武神威。全金扑面,仍留原有的“冲天红”,也展现演员“吹”技之高超。
   画 乃画变。演员以笔和颜料为变脸的工具。
   南北朝(宋),废帝刘子业昏庸无道,屈杀功臣,****宫闱,败坏伦常。其舅戴法兴冒死进谏被斩于午门,其弟湘东王刘子荣金殿面斥子业也险遭杀戮……由此,暴发了一场宫廷政变,湘东王率众于竹林堂废子业。
   当众人高呼“打扫金殿,湘东王登基”时,以武生俊扮应工的刘子荣,洋洋得意地雀跃转身——洁白的脸上,添了一块粉色的“豆腐干”,随之伴以“嘻嘻”的尖笑和滑稽的表演。打倒了一个“花鼻梁”的皇帝,又来一个“鼻梁花”的新君,台上的剧中人和台下的观戏人自然为这位“登基者”作出恰如其份的评判:“又是一个昏君!”这就是川剧《竹林堂》传统导演手法的结尾处理。其例一也。
   《封神演义》故事剧——广成子《三进碧游宫》,用翻天印将通天教主的徒儿连续三次打变出兽类原形,教主三次闻报,怒形于色——以花脸应工、俊扮的通天教主,每闻凶讯即变脸一次,这种(除第一次)面上套画脸谱的画变,以四句弹腔[二流)的时限,要求演员勾脸迅速,构图简明,笔锋粗壮,色彩对比强烈,极考饰者功力。观众从中既得到了艺术享受,又能形象地看到通天教主胸中怒火的逐步升级,亦为通天教主铸成大错作了很好的铺垫。其例二也。
   戴 《活捉王槐》:书生王槐始乱终弃,致使二少女羞愤自缢。一夜,二女鬼至书斋向王槐索命。授槐功课的二位老师至王书房,见王不省人事,唤醒叩问;昏迷中的王槐见二师至,声变态异——说话嗲声嗲声,形态扭扭捏捏,粉面郎君变成了红粉佳人——他“戴”上了一张薄薄的柳眉、杏眼、樱桃口的女人面具——“戴”变使文生饰演的王槐的女声唱腔,旦角指爪尤趋向合剧情、符人物的程度,也使王槐这个角色的自我“坦白”更为可信。设想,若非以王槐“戴”女面自言自语地陈述往事,二老师怎能笔录下他亲自“招供’:的负义行为的“口供”。其艺术感染力也随之大大减弱,惩罚这个负心人的作用也不会如此的强烈。
   憋 兵部尚书的公子李彦贵家遭突变,其父下狱,全家查抄,彦贵将母与嫂寄宿古庙;彦贵向礼部尚书黄璋(未婚妻之父)求助,又受黄悔婚之辱;万般无奈,以卖水营生……平时,饭来张口、衣来伸手的宦门子弟,哪里下过苦力?当他用尽吃奶的全身力气,勉强将一扫k盛水数十斤的水桶担起时,温文尔雅、清秀俊俏的白面书生成了“红脸关公”——导演调动“憋”气的变脸手段,将《卖水记·秀才卖水》中的一个微末细节处理得维妙维肖。无须再用叫“苦”之类的台词,也反映出这位落难秀才的惨状。
   扯 扯脸是变脸中技术性最强,难度极大的一种方法。
   洞庭英雄贝戎,行侠仗义,打富济贫。劫皇纲官银激怒官府,画影捉拿,贝戎施“移容”术变换面貌,方化险为夷——全部《归正楼》中有关贝戎的部份情节。导演抓住官府画影缉捕义盗的这一细节,运用“移容”,令贝戎从官差的鼻子下溜掉。“变脸”,为饰贝戎的演员有技可施,也为观众提供了欣赏这一特技的机会。旧时,戏班每逢“三伏”、“三九”的营业淡季,只要挂出《归正楼》接演《九变化》便可座无虚席,由此可知这一“变脸”特技的艺术吸引力,也因那时仅仅在此戏中才有“扯”脸的变脸可以观赏。
   贝戎这一人物在《归正楼》里本不算什么主要角色,由于使用“扯”变,人物的“座次”上升,在剧目的正名后又产生了《九变化》的副名。
   川剧的导演前辈,不单是为贝戎这个人物设计了“扯”变就到此却步,而是在“九次”变脸中的一些地方还作了细致的具体处理:
   激越的“堆山锣鼓”打出雄壮魁武的贝戎——他面呈五彩,圆眼大口,红眉赤髯——“大花脸”脸谱;以武生扮演的贝戎用的却是“掌盘式口”、“虎爪”手姿、熊势步伐——川剧“花脸”行的“登打”;紧接“扯”下“五彩”面具,现出满额皱纹、白眉银须的老叟象——击乐配合演员躬背弯腰、老态龙钟的缓慢形体动作,由猛敲转为慢打的[半登鼓)。继后是逐一“扯”脸,锣鼓也随之变换。当“贝戎”的面部出现“小丑”的脸谱时,打击乐即更改为以小锣、镲子为主的“小打”,演员也短脚缩手、运用起“矮子身法”……“贝戎”一次一次地更换面貌的表演,总不离窥前顾后、环视左右的探试内容。当他确信,后无追兵赶宋,前无官差阻截时,才露出自己的本象,潇洒地迈步行去。
   《九变化》中“扯”脸之法,建国后借用于《水涌金山寺》的钵童,受到国内外行家和观众的好评。由于“扯”脸的材料优胜旧时,变法亦随之较从前多样、巧妙。遣憾的是,学会“扯”脸的多,研究先辈运用此技的道理者少,故泛泛而用,用得不合戏情、人物,让这一变法特技丧失了一些吸引观众的魅力。
   变脸的手法大体上分为三种: “抹脸”、“吹脸”、“扯”。此外,还有一种“运气”变脸
   “抹脸”是将化妆油彩涂在脸的某一特定部位上,到时用手往脸上一抹,便可变成另外一种脸色。如果要全部变,则油彩涂於额上或眉毛上,如果只变下半部脸,则油彩可涂在脸或鼻子上。如果只需变某一个局部,则油彩只涂要变的位置即可。如《白蛇传》中的许仙,《放裴》中的裴禹,《飞云剑》中的陈仑老鬼等都采用“抹脸”的手法。
   “吹脸”只适合于粉末状的化妆品,如金粉、墨粉、银粉等等。有的是在舞台的地面上摆一个很小的盒子,内装粉末,演员到时做一个伏地的舞蹈动作,趁机将脸贴近盒子一吹,粉末扑在脸上,立即变成另一种颜色的脸。必须注意的是:吹时闭眼、闭口、闭气。《活捉子都》中的子都,《治中山》中的乐羊子等人物的变脸,采用的便是“吹脸”的方式。
  

“扯脸”是比较复杂的一种变脸方法。它是事前将脸谱画在一张一张的绸子上,剪好,每张脸谱上都系一把丝线,再一张一张地贴在脸上。丝线则系在衣服的某一个顺手而又不引人注目的地方(如腰带上之类)。随著剧情的进展,在舞蹈动作的掩护下,一张一张地将它扯下来。如《白蛇传》中的钵童(紫金铙钵),可以变绿、红、白、黑等七、八张不同的脸。再如《旧正楼》中的贼、《望娘滩》的聂龙等也使用扯脸。 “扯脸”有一定的难度。一是粘脸谱的粘合剂不宜太多,以免到时扯不下来,或者一次把所有的脸谱都扯下来。二是动作要干净利落,假动作要巧妙,能掩观众眼目。
   还有一种方式是“运气变脸”。 传说已故川剧名演员彭泗洪,在扮演《空城计》中的诸葛亮时,当琴童报告司马懿大兵退去以后,他能够运用气功而使脸由红变白,再由白转青,意在表现诸葛亮如释重负后的后怕。
   总之,变脸在川剧中是很绝的一门技艺,现在已被其它兄弟剧种所借鉴,并且已经流传国外。
  


   王道正“变脸”的秘诀
   王道正“变脸”始于1985年。当年6月,四川省川剧院赴西柏林参加“地平线85”第三届世界文化节,演出《白蛇传》,他从师兄刘忠义那里接过“变脸”的专用服装和特制道具。1980年12月,刘忠义随剧院赴香港演出《白蛇传》饰演紫金铙钹,变了4张脸,令港人眼界大开。王道正追踪师兄刘忠义,经过刻苦钻研和反复摸索,增加为5张脸,在第三届世界文化节开幕式上引起轰动,倾倒西方观众,被誉为“化装和角色变幻的世界大师”。1987年5月,川剧《白蛇传》东渡扶桑,在日本首都东京连演16场,又巡回7大城市演出8场,有4位日本记者跟踪录像总计24场,研究王道正“变脸”的秘密,测出他的“变脸”速度在1 秒之内,至于秘密在哪里,只能慨叹一声:“不知道!”1996年,王道正曾先后应邀到新加坡、香港献艺,单独演出川剧“变脸”绝活,在短短的3分半钟里,陆续变幻出绿、蓝、红、黄、棕、黑、白、金等八张脸谱。在1996年香港国庆文艺晚会上,主持人沈殿霞小姐翘着拇指,连声夸奖:“精彩,精彩!我们站在旁边都看不出你是咋个变的脸。只知道你头上有机关,身上也有很多机关。”香港“金牌主持”何守信先生也打趣道:“就算不眨眼睛,也看不出窍门所在。黑脸红光闪闪,更是耀人双目。”
   王道正“变脸”的特点
   王道正“变脸”有3大特点:
   一、八张脸谱,皆为全脸。一般“变脸”多为半截脸,有点类似影片《佐罗》,嘴巴露在外面;王道正则为全脸,并且解决了呼气、吸气与发声这一难题,看上去就象直接勾画上去的净角脸谱;
   二、双向变脸。先由绿、蓝、黄、棕、黑等各色脸谱,现出本相,再变金脸。也就是说,王道正先将脸谱一张一张地依次扯下来,揭开自己的“庐山真面目”,最后还要平空蒙上一张金脸,隐去真身;
   三、紧密结合剧情发展,表达人物内心感情。紫金铙钹几番化变,现出第4张“喜鹊闹梅”的棕色脸谱,自以为得计,降伏了白娘子,乐得像个小孩子,又拍手,又跳脚。揭开他那阴阳法宝一看,惊叫一声:“咦,跑了哇!”顿时气得脸色发青,周身发火。在这里,王道正创造了一张黑脸,还要眼冒金星,头上、胸前、后背冒光,形象栩栩如生。
   自1985年以来,10余年间,王道正“变”了多少次“脸”,他早已记不清了。从成都到北京,从国内到海外,从东方到西方,从舞台到荧屏,聊以自慰的是,从没有失误过一次。
   王道正总结自己“变脸”的诀窍为14个字:“车身含胸脚手动,稳准到位心有数。”车身、含胸、脚手动,是指全身各个部位都要紧密配合,心中有数,力求规圆矩方,以形传神,神形兼备,“变脸”才能又稳,又准,又快,又帅,又美。就象实际生活中人们使用家庭电器那样,川剧“变脸”也是一张脸谱一个“按钮”,演员在表演中只能凭感觉去摸,不能用眼睛去看,一看便离了形,走神。王道正变8张脸,就要掌握8个“机关”。当然,并非电脑操作,有时也会出现失误,但不是失在变脸之后,而是误在操作之中。有一次“变脸”,依次序该第3张脸谱,却摸到第4张脸谱的“按钮”。丰富的后台经验使他临阵不乱,胸有成竹,先用几个表演动作迷惑观众,赢得极其宝贵的1、2秒钟的黄金时间,搜索第3张脸谱的“机关”,仍然有条不紊地变幻下去,亡羊补牢,不露破绽。
 
北京鸿狮庆典公司   联系人:王团长  联系电话:13910225952 13381316768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朝阳公园桥东风乡 技术支持:京春风得意科技有限公司
网站导航: 舞狮 舞龙 杂技 高跷 威风锣鼓 变脸 网站地图 技术支持:中网联搜 关键字:变脸